一夜難眠,從10點之後,我每2~3個小時就會起床,因為口好乾,不能用鼻子呼吸。所以陪伴我的弟兄特別的累,都坐著睡,讓我都不好意思叫他,但真的口乾舌燥,把他叫了起來。這一晚,臉部都發腫,又呼吸不順暢,有兩條引血水的從我口導出血水,並且有一條尿管,最不舒服的是不能呼吸正常、有傷口的血液在喉嚨、額頭有些發燒。1點起來一次、3點起來一次、5點又起來一次,真的折磨人。
早上八點多,醫生就來要把兩個血管及尿管拔除,最痛的是尿管。接著陳昱瑞醫師就來看我,並且帶了他一群學生來觀摩,他就說非常好,咬合有到位。
在第二天,除了受肌椎之苦的阿伯,我們5G01病房有新病友來了,他的腳不舒服,需要開刀。這一天就在迷迷糊糊的過完了。
創作者介紹

Gucci 古基

kc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